梦回严家村

     这个夏天有幸探访皖南山区的严家村,这是一个依偎在牯牛降国家自然保护区下的 美丽小山村,位于石台县城南20公里。
     全村一百多口人,无不自豪地认为自己是严子陵的后代,那严家祠堂就是证明。我 们没有能够进入祠堂里面。它旧而不破,没有典型徽州祠堂建筑的巍峨、张扬、肃穆, 在密密麻麻的行人中丝毫不起眼,显得比较简陋。倒是因为我们的到来,站立在祠堂门 口等候幸运的产生,使得我们能够进入祠堂一睹其真容,从而圆满的完成考察任务,而 吸引了不少好奇的游人驻足探望,狭窄的门缝挡人们对那段早已尘封的历史的好奇。除 了来这里游玩,似乎很多人都有考察的目的。同是天下科考人,相逢却又不相识。
     奇怪的是,村里人并没有把老祖宗供奉起来,门口倒置放着两口棺材,不知道有什 么说法。听导游讲是门当户对的寓意,我没有能够明白。
     严家村虽然是与东汉隐士的传说紧紧联系在一起,但是现在很难说它是“藏在深闺 无人识”了。游客的步履时常从四面八方在村道上叩响。特别在周末,各地的来客使这 里人流不息,平添了几分热闹。村子小是小,三十几户人家,倒还有点“宠辱不惊”的 风度,这么多的客人来旅游,村里人该上山还上山,该割稻还割稻,听凭游人穿堂入 室,东游西逛。村里人很淳朴、实在,二十来块钱管你一天的吃、住、游,安排得自自 然然,随随意意。全然没有以前所见旅游区里常有的那种浮躁与功利。此种风格,最让 我等散淡之人心驰神往。无数次的念叨“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望 返。”这里难道就是我一直寻觅的居所。不要想当年严子陵是否来过此地,也不去想这 里是否真的是严子陵后代隐居之地。我是很喜欢这里的,我想如果皇帝真的亲自或者派 使臣来这里请严子陵出山,当他们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候,就不会想要离开了。我在肆意 的揣测古人的思想,我也在执着的追寻今之古人,没有刻意,不是做作。那是心灵的归 宿,那是生命的港湾。

一路走来

     不知不觉地,离暑期活动结束已有四天多了,总想写点感想可总也写不下去,正好此时在火车上,有感而发!       记忆仿佛...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巴丹吉林

用不长的时间,经历了一场不长的旅行,而今细细回想,却仿佛人生一段精剪过的绚丽青春。这段画面里,有十七个精干的身影,十七张个性鲜明的面孔,还有成片成...

Mount Whitney登顶

  作为“科考北加分舵”的一员是不是应该来这里也报到一下?hoho,北加州筒子们的组织啊~ 照片拍于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Whitney峰。

千坪初练片段

    习惯了一个人在自然中独处。也有好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了。因缘际会,感谢小佶芩,促成了我的这次初练。     学校里真好,大...

因为奔跑,所以精彩——记上海马拉松

    虽然上海马拉松结束一段时间了,现在考试也考完了,有点时间,我感觉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依然记得马拉松报名的那一时...

【行影集】可可西里动物选集

  07年7月骑车穿越可可西里,历时9天,直到今天才得空系统的整理照片,看着那些 可爱的动物们,心中又生怜爱,特作此选集,献给奋斗在可可西里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