牯牛降之行

    四天的活动,说结束就结束了,带着满腹的意犹未尽,拖着早已沉重不堪的双腿,回到了合肥。}
    早就厌倦了城市终日不能停息的汽车鸣笛声,早就厌倦了城市里那终日昏黄暧昧的天空,早就厌倦了城市里那终日不变的慵懒,早就厌倦了城市终日里有着一层隔膜的交谈。这四日里,可以每天仰望着天空,那样湛蓝的天空;可以每天爬山走路做事,一直到自己自己很累很累;可以与有着相同志趣爱好的同志们闲聊,谈天谈地,砍人,甚至长久的坐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可以整夜整夜听着那原本很熟悉的蛙声入睡,亦或可以在心底觊觎一下青蛙的美味(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说实话,作为一个协会的“老人”,一个经理多次拉练的干事来说,我这次确是一次休闲之旅,毋庸担心队伍的纪律,毋庸担心晚饭的及时与否,毋庸考虑自己的威信……完全是作为一个队员来参加这次活动,来感受这次拉练,当然也从队员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队伍的领导上的得与失。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不尽职的,多次在压队的小蚊子催促下前行;在严家村时,又被当副领的莹子狠狠批评了一通,还跟她生了很久的气,最后败在一块妙芙和一盒优酸乳之下。有这样的不乖从另一个角度也的确说明我这次玩得很不错,可以说没有什么压力。
    也许会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强调这次我是多么的休闲,多么的没有压力,其实在当了很多次领队,管过很多次事之后,确实会有一种疲劳,就如审美,即使再美的风景,日日沉溺其中也终会将其无视!所以,我很珍惜自己的这次拉练。
    同时也有另一个原因,牯牛降可能是我暂时告别协会的一个标志,因为各种原因,自己可能暂时不会再协会干事,所以自己想以这样一次腐败加任性的出游当作自己的最后演出。
    这次的拉练,领队组可谓跟我很熟,主领坤哥,副领王莹,李少蒙,巫泉文。坤哥办事也许带着6系同学的认真与严谨(这一点是我从坤哥和xujie身上得出的),确实令人很赞;王莹,“去年一个小姑娘,当时是组长的她受到了组员们的百般呵护。这次的牯牛降,虽然小姑娘还是会偶尔撒撒娇,但是作为科考副领的她说起话来宣布起事情来也有着一种领队的威严。一年在协会的锻炼,给人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她的身上已经完完全全烙上了科考的印记吧。”(xujie语)巫泉文也是渐渐成熟的一代,也是我最喜欢的几个小鬼之一,办事很认真,同时又不失可爱,虽然还有些毛糙,但那只是缺少时间的磨砺,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便可以带着队伍开向下一个拉练基地了~李少蒙则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他的口头禅是“没问题!”然而也许正是因为太轻视问题了,06级的他还时不时会犯犯错误,但人谁无过,想想自己一年级的时候还是那么的懵懂于事,他事后积极补救的态度就显得那么的难能可贵了~
    再有一年的经历,再走过一年的岁月,这些人就会是顶着协会大梁的人。

 

一路走来

     不知不觉地,离暑期活动结束已有四天多了,总想写点感想可总也写不下去,正好此时在火车上,有感而发!       记忆仿佛...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巴丹吉林

用不长的时间,经历了一场不长的旅行,而今细细回想,却仿佛人生一段精剪过的绚丽青春。这段画面里,有十七个精干的身影,十七张个性鲜明的面孔,还有成片成...

Mount Whitney登顶

  作为“科考北加分舵”的一员是不是应该来这里也报到一下?hoho,北加州筒子们的组织啊~ 照片拍于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Whitney峰。

千坪初练片段

    习惯了一个人在自然中独处。也有好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了。因缘际会,感谢小佶芩,促成了我的这次初练。     学校里真好,大...

因为奔跑,所以精彩——记上海马拉松

    虽然上海马拉松结束一段时间了,现在考试也考完了,有点时间,我感觉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依然记得马拉松报名的那一时...

【行影集】可可西里动物选集

  07年7月骑车穿越可可西里,历时9天,直到今天才得空系统的整理照片,看着那些 可爱的动物们,心中又生怜爱,特作此选集,献给奋斗在可可西里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