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仙寓山小记(6)

    suziy说不习惯我这样的肌肉棒子(其实很早就转变成肥肉棒子了)婆婆妈妈地写个没完,就是我自己有时候回过头去看当时写的那些东西,也觉得有点受不了。我想suziy看我那些狗屁游记时候的感受大概和我面对某些5大3粗的mm没完没了的“嗯哪”“哼唧”而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感受差不多。人要活得自在,当要表里如一,我没钱去整容(就是有钱,买车买房子买老婆,比整容重要的事情多了去了,怎么也轮不着用到整容上),这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皮囊,终我这一生,怕只能忠实地遵照自然规律发展了,外在没办法适应内在,那就只能让内在顺应外在。表里不如一的日子过得久了,也觉察
到精神上的诸多不自在,正好以此为契机,由外而内地粗糙内心,粗糙风格,粗糙我的一切。念及此处,得意得脸上横肉颤个不停,哈哈。
    痛定思痛,决定先把上一篇的最后一段改了。
    在仙姑坟处呆了好一会,雍老板对这个仙姑坟似乎是情有独钟,跟我们说了好些典故──所有的景点,就这个地方他说得最多了。只是我当时一直在想像着砍竹子做竹筒饭等种种事宜,他说的十之八九都没听进耳朵里去,不过却也听出了他说的那些和我之前在网上找到的有相当大的出入。我想他说的应该是对的,因为实在很难想像为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寡妇大费周章大张旗鼓地去修建那么一片建筑。
    回到停车的地方后,便顺着公路往下徒步。一路风景还是不错的。非常适合带个mm慢慢地散步。当然也非常适合和一堆好朋友且闹且走且看风景──如果还能再喝上两口酒,那就更爽了──无比后悔第一天晚上就把带进山里的酒喝得精光。山里的花很有福气,都5月了,还能姹紫嫣红地开,惹得wuheyou和小燕子手上的花换了一茬又一茬。
    良路苦短,刚走得上劲,双坑村便就出现在眼前了。
    按照计划,接下来的七彩玉谷就该我们自己去走了。分手之前,雍老板最后带我们去瞧了珍稀树种“香榧树” (确定是树名是这个?)和“南国红豆杉”。由于“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halt还别有用心地和“南国红豆杉”合了一张影,小伙子本来就很帅气,往红豆杉下一站,更是英气逼人,帅得一塌糊涂,哈哈。

一路走来

     不知不觉地,离暑期活动结束已有四天多了,总想写点感想可总也写不下去,正好此时在火车上,有感而发!       记忆仿佛...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巴丹吉林

用不长的时间,经历了一场不长的旅行,而今细细回想,却仿佛人生一段精剪过的绚丽青春。这段画面里,有十七个精干的身影,十七张个性鲜明的面孔,还有成片成...

Mount Whitney登顶

  作为“科考北加分舵”的一员是不是应该来这里也报到一下?hoho,北加州筒子们的组织啊~ 照片拍于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Whitney峰。

千坪初练片段

    习惯了一个人在自然中独处。也有好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了。因缘际会,感谢小佶芩,促成了我的这次初练。     学校里真好,大...

因为奔跑,所以精彩——记上海马拉松

    虽然上海马拉松结束一段时间了,现在考试也考完了,有点时间,我感觉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依然记得马拉松报名的那一时...

【行影集】可可西里动物选集

  07年7月骑车穿越可可西里,历时9天,直到今天才得空系统的整理照片,看着那些 可爱的动物们,心中又生怜爱,特作此选集,献给奋斗在可可西里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