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注定是怀旧的

    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博客,也没有为自己写过日记。
    心里的思绪真的如过眼云烟,能留在记忆里的东西真的太少了!
    可是当心中的那一根飘忽的弦被触动的一刻,我突然有了写点什么的冲动,我突然
觉得很可笑。。。我觉得,对我这样一个健忘的人来说,这意味着我老了。。。
    如果我现在不写下来,将来我还能记得起来么?


    记不得是第几次参加协会理事会了,觉得协会确实在不经意间给了我很多。我似乎
还记得我刚刚参加协会庐江拉练的时候。当时傻乎乎得觉得“庐江”应该是个有山有水
的地方。。。结果。。。我还记得杨勇、孙晓静领队,记得张余洋大厨的炒土豆片和超
级香的香肠米饭!还记得那夜的小雨和领队尽心得给我们遮防雨布,我还记得在小雨中
守着一堆篝火守夜,谈人生,谈理想,静静得看着别人砍人傻笑。。。我还记得老大爷
家的沁凉入腹的井水,记得小溪中的螃蟹,记得背包中巨沉的从县城背过去的西瓜,记
得那夜无尽的星空。。。


    第一次总是很美妙的。。。


    02年夏天我去了秦岭,也是第一次。雨中的太白峰给了我太多的遐想。现在想起
了,似乎一切那时的回忆都是湿漉漉的。一路上在沈老师的指导下品尝不知名的野果,
在太白山巅煮着牛肉。低矮的高山杜鹃林,原始次生林中青翠欲滴柔软之极的苔藓层,
像极了盖在岩石上厚厚的棉被。向导告诉我们的超级金贵的“太白米”、清澈清凉平滑
入境的太白湖,湖边小庙里抽的签文,还有山巅之上古庙前的合影。孙灏给我们讲的很
好笑但是已经记不得的笑话,老熊和宝姐的酷似夫妻的合影,还有我和刘丽萍的“兄弟
照”。张清源和邹轶姝一路上的小打小闹,还有宝姐看着我们慈祥得说:“年轻真
好。。。。”


    一张张记忆中的照片,一个个瞬间的片段。。。


    05年二去秦岭就不写了,留给我的。。。


    牯牛降去过两次,两次似乎都给了我不少的回忆,但是已经分辨不清了。记得那个
破旧的小学和前面的操场,一次篝火在这里,一次在离得更远的营地。两次晚会,一次
出丑,一次却是在耍宝。一次被阿阮恶搞,一次却是在恶搞别人,似乎也有些混淆了。
一次陪着队伍登上了顶峰,拍下了被阿娇称为最经典的笑容的照片,一次和刘洋呆在营
地,抓小鱼,做了最好吃的一顿“河水冰镇葛粉粥”。两次都去了所谓的双河口,可是
两次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关于协会的记忆总是欢笑居多。。。


    最近一次去内蒙,天高云淡,有种成为草原男儿的冲动。最近收拾东西,竟然发现
还有两袋从内蒙带回的奶茶,似乎阿阮还要我送给他,我没舍得,今天一看竟然过期了
一年了。。。看着包装还完好,打开来冲一杯,所幸香味依旧,勾起我的回忆无数!我
觉得在草原再热再晒都不出汗,背着包走一天只看那山还是那么高,路还是那么远,大
块的乌云从远处露头,到缓缓遮住半个天空,我们在和乌云赛跑,一回头就能看见刚刚
休息过的地方已被雨帘笼罩,迎面的风似乎硬了些,乌云又近了些,雨神说:“就在下
午3点下雨吧!” 时间也快到了,我们似乎能看见背后的闪电,听见隆隆的雷声。终于
天忽然就暗了下来,雨点打在身上生疼,不过这种感觉真是太XX的爽了!牛粪是个好东
西,别看身材小,浑身是个宝,还一捡一箩筐。不过很多队员不会捡,只有那种干透了
但是沉甸甸的牛粪才能烧火做饭。没干透的牛粪烧了甚至还有异味,不过在那种环境似
乎也不算异味了!当时的领队还面临一个抉择,400元,那户农家就给我们做一只烤全
羊!我们几个领队考虑了又考虑,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要太奢侈!要节约经费!现在想
想,哎,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我们还坐在敞篷的货运汽车的车厢里,阿阮的帽子也因
此永远地留在了内蒙。站在车厢前排,迎着激烈的风高唱“敖包相会”,在山巅我们亲
手为地标磊上石头。在大片的盐碱草原上,挖沙,采土样。在防雨布下躲避强烈的日光
和无忧无虑的小憩。李明森老师祥和的笑容,一丝不苟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解。辛苦摄
像的阿娇。。。令人不解的草原上的蘑菇圈,还有据说被很多队员称道的我“勇拦大货
车”,呵呵,堪称科考史上交通工具种类最多的一次拉练!时隔两年,再品奶茶,回想
那草原小肉饼,手抓肉,小鸡炖蘑菇,哎,口水无限啊。。。


    心中的草原,无限神往!这种感觉只属于科考!


    晚上又跟师弟一起去吃串,我想起了合肥曾经让我难忘的小吃。我这人很俗,就是
喜欢吃这些不上台面的东西。数数这些小吃吧:
    吴良材没有拆掉的时候,在旁边的胡同里有家既炸油条又烙烧饼的摊子,他家的油
条松软不腻,3毛,他家的烧饼酥脆外焦里嫩,3毛,他们还卖烧饼夹油条,6毛,再抹点
他们独家的辣酱,真叫一个口水直流了,早餐时候买2个烧饼夹油条,那真叫一个社会主
义啊!
    也是这个胡同,还有一家卖韭菜饼的,卖5毛一个的方形韭菜饼,1元一个的韭菜鸡
蛋饼,后来涨到1毛2,1毛5,不过方形韭菜饼没有涨过价,非常实惠。他还卖一种葱油
鸡蛋饼,抹上葱油酱,搓成团,拍成饼,在炉子上把两面煎焦,从一面开个小口,倒入
打散的鸡蛋,待鸡蛋凝固,再把饼放进炉子里面像烤红薯那样把两面烤焦,出锅,热腾
腾的,泡呼呼的鸡蛋饼就这样成了!不过这种饼我就买过一个,因为我更喜欢韭菜。每
次买10个方形韭菜饼,2个韭菜鸡蛋饼,哈哈,算是大客户了!从02年就去吃了,到今年
4月份的时候那家还在黄金广场前卖,突然5月份的某一天就不见了,哎,我以后到哪里
吃这么好吃的韭菜饼啊!
    黄山路上还有一家沙县小吃和千里香馄饨非常不错,不过我对馄饨不感冒,他家的
花生酱拌面常吃。
    黄山路上联大门口东边的新起点饭店没有装修前也是提供早餐的,这家的砂汤是我
喝过最好的砂汤,蘸着砂汤吃着油条,梦想啊!
    西区附近,曾经西区现在的东门在整修,临时东门挪到靠近11号楼的时候,出门正
对面有家炸鸡腿的非常好吃。他家的鸡腿用自家的香料事先腌过吧,我只能吃出来应该
有不少的姜汁,裹上一层薄薄的面浆,炸出来绝对那叫一个外焦里嫩,咬一口那叫一个
香味四溢。我经常晚上下自习一个人买上2串,骑着自行车到图书馆背后的湖边对着湖啃,
也不理那些湖边的情侣看我的眼神,总之一切美好都集中这个鸡腿了!回味无穷啊!后
来又来了一家也卖炸鸡腿的,跟前面那家的完全没法比,面浆厚的像盔甲,炸出来油腻
腻的,鸡肉还老得不行!没救了!东施效颦!结果东门一整修好,临时的东门关闭了,
这家好吃的炸鸡腿就再没有出现了!
    科大东区东门外向南一点的小区门前,曾经有家卖炸臭豆腐和炸鸡蛋萝卜丝饼的。
臭豆腐很干净,味道很正,据说是自家做的。鸡蛋也放的够多,炸出来的饼金黄金黄
的,香味纯正持久。据说是妈妈为了家里的儿子高考,出来挣点钱,最后一次去的时候
还听说快高考了,儿子正在努力用功呢,不过后来就不见了。可能是儿子上大学了
吧。。。
    长江西区上农大东门出去有家葱油饼非常地道!可惜只去过一次,至今不忘啊!
    槽郢路没有整修之前,靠近金寨路的一侧有家“迎科饭店”,他家的鲇鱼豆腐汤绝
对一流,我去吃过3次吧,就赶上槽郢路整修,这家搬迁了,恨不能早点知道这家店,20
块一盆汤,除了豆腐就是整整一条鲇鱼切成块,我一个人就包圆了!跟我妈妈做的有得
一拼了!什么时候我自己做!
    槽郢路上还曾有家肉夹馍摊,1块钱1个,夹的肉巨多,太实惠了,味道也不错,一
次买3个是至少的,现在哪有这种好事了!
    西一食堂曾经卖过一段小笼包,我一次吃两笼,馅儿的卤汁很好吃,可惜后来就变
成小面砣了。还曾卖过水煎包,2毛钱1个,我一次买30个,给寝室兄弟带的,大家一起
吃,可怜它一锅就出39个,基本上别人就只能等下一锅了。。。


    再冲一杯奶茶吧,回味回味。。。


    我女友说,她对合肥,除了科考,没有别的什么可留念了!
    我有点贪心,我想说,对合肥,除了科考和这些小吃,我没有别的什么可留念了!


    本文仅是睡不着时候的遐想,一点给将来的我用于回忆的提示。看不懂不要紧,对
于有着某部分共同回忆的科考同伴而言,一个词语就能提示很多言语无法表达的内容
了。。。

一路走来

     不知不觉地,离暑期活动结束已有四天多了,总想写点感想可总也写不下去,正好此时在火车上,有感而发!       记忆仿佛...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巴丹吉林

用不长的时间,经历了一场不长的旅行,而今细细回想,却仿佛人生一段精剪过的绚丽青春。这段画面里,有十七个精干的身影,十七张个性鲜明的面孔,还有成片成...

Mount Whitney登顶

  作为“科考北加分舵”的一员是不是应该来这里也报到一下?hoho,北加州筒子们的组织啊~ 照片拍于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Whitney峰。

千坪初练片段

    习惯了一个人在自然中独处。也有好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了。因缘际会,感谢小佶芩,促成了我的这次初练。     学校里真好,大...

因为奔跑,所以精彩——记上海马拉松

    虽然上海马拉松结束一段时间了,现在考试也考完了,有点时间,我感觉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依然记得马拉松报名的那一时...

【行影集】可可西里动物选集

  07年7月骑车穿越可可西里,历时9天,直到今天才得空系统的整理照片,看着那些 可爱的动物们,心中又生怜爱,特作此选集,献给奋斗在可可西里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