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科考纪

 一

        每年一到暑假,科大科考队都要活闹一阵子。今年也不例外。他们把目的地锁定在去年5。12遭受地震破坏大熊猫乐园——卧龙。
        听科大科考探险队队员说,从地震那一天起,科考队就有了去卧龙的计划。为了这次科考,科大科考探险队的同学们已经准备了半年多时间,拉练,培训野外生存的技巧。然而出征前,从卧龙那边不时传来余震 ,泥石流, 飞石伤人, 山体滑坡等坏消息。而且,负责在成都打前站的同学电话又带来不利消息:往雅安方向,汉源发生山体坍塌的现象阻断了大渡河造成一死十重伤。可能交通会封闭。又说,从都江堰到卧龙的班车还没有恢复,要进去也够玄!
        在出征仪式上,校党委副书记了解了那边情况后,毫不隐瞒地说出了对此行的担忧:“如果是我们这次出去碰到一点点什么小的意外,学校实在是担不起这个责任,校领导对这件事情非常关注,但是并不支持。我们的学生和大熊猫一样宝贵”——这是原话。
        幸好,校领导的反对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我们还是按照既定的计划,登上了西去的列车。这帮队员是科大的在校学生,当时协会报名参加卧龙科考,报名的有近百个,最后根据考核成绩挑选出来这15个成员。他们到达成都后,分成两组,一组去雅安去考察圈养大熊猫的状况;一组去卧龙,考察地震是否给野生大熊猫的生态环境带来了致命的伤害?以及大地震一年后,野生大熊猫及其伴生的珍稀野生动物是否已经找到自己的家园,重新恢复生态秩序。在成都火车站出口,一眼就看到打前站的同学,他们一见面就带来了一条利好消息,从成都通往雅安的高速公路是通畅的。去雅安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倒是我们去卧龙的这组出现了问题,成都离卧龙虽然不远,也就130多公里,可是从都江堰到卧龙的那段公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恢复班车。卧龙地处在汶川境内,离重灾区映秀不过三十多公里,那次汶川县的里氏8.0级大地震,使得附近区域山崩地裂,江河易道,植被被大面积损毁,公路首当其冲遭到严重的毁坏。目前,在危险路段专门设有检查站,控制进出车辆的数量。听说,只有本地车辆,还有工程车可以进出。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施工队的正常施工,二是为进出车辆的安全,到底能不能进去呢?同学们难得的一致意见,进去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他们本来在四川约到了参加过南极和喜马拉雅科考,研究大熊猫的专家王永敬教授一同进山,由他指导这次科考任务,可是我们来到已经65岁的王永敬教授家,计划又有了变化,王教授的身体出了状况,不能参加这次的科考任务。听说,王永敬教授的病和同学们也有关系,就是前期来聘请王教授指导的同学和王教授喝茶的时候,王教授一不小心喝下了一只苍蝇,一直骨鲠在心,第二天就感觉有问题了。。。。。。。        不过,王教授为了弥补这个缺憾,和同学们介绍了野外的一些科考经验:注意毒蛇,注意野兽攻击,尤其是,王教授反复叮嘱,不能在山谷露营,不能攀登雄势的高山,因为现在那里的地质很不稳定。临了,老教授拿出了他收藏的一些大熊猫资料,希望同学们在野外可以发现大熊猫,因为他研究了几十年的熊猫,唯一的遗憾是从来没有碰到过一只野生大熊猫,他希望这次同学们能够碰到真正的野外大熊猫,也算弥补下他的一直耿耿于怀几十年的遗憾。
 
        当天,我跟随这卧龙组一行11人来到了都江堰。一下车就碰到了在都江堰打前站的同学何俊,队员们背着50多斤的登山包一边随着何俊走一边打听最新情况。何俊说,他费了很多精力,已经联系了卧龙那边的一个藏民,他会在明天清晨开车开接队员进山,进卧龙的事情基本搞定。他今天代替队长李煌奢侈了一回,做主开了了旅馆。听说不用住帐篷,队员们很是欢呼了一阵。可是到了旅馆才发现,原来11个人就开了一间房,何俊这小子不知道想什么办法搬来了十二张床在一间30多平方米的旅馆房间一字排开。然后邀功说,这么大房间就80元钱,和老板娘费了不少口舌菜拿下的。分配床位。我被照顾了一回,分配到靠窗的铺位,平均每人几块钱住宿费的床实在不敢恭维,床垫子脏兮兮的好像泡过酱油,十几张床被密密麻麻排了2排,床挨着床,我这个身材要过去还得侧着身子。好在果然如何俊描述的,虽然不是星级服务,可是在房间外面有厕所,厕所里面有淋浴。入乡随俗,出了很多差,这样的宾馆还是第一次住。我忍不住跑到卧龙组里面唯一的一位女性铺位前,问她:“丫头,你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夹在这样一堆臭男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感觉呀?别不别扭?”没有想到,她想都不想就回答:“睡自己的觉,让别人别扭去吧!”
        第二天一早,就见到了那位藏族驾驶员,他叫董师,四十来岁上下,说一口地道的四川话。根本看不出来是藏族人。一见面我就问,路上情况如何?安不安全?董师回答,这个不好说!前几天就有飞石伤人事件发生。
        一路上,董师傅都在唠嗑:从都江堰到卧龙其实只有50多公里。地震前不到一个小时路程,现在难说得很,有时候六七个小时也到达不了。幸好我们找到他了。而且,路上有关卡,营运车不给进,他指指自己车玻璃上卡着的牌子。我一看,原来牌子上写着,工程运输车辆。董师傅又看看我们头上为了安全配备的安全帽说:“一会进去,你们说你们是道路施工工人。”到了映秀路段,果然,我们车被挡在外面,董师傅拿下牌子,进去和路边岗亭的一位干部在交流,不时用手指指我们,一会功夫,我们被放了进去,看来我们的工程队装得很像。
        直到进入映秀,我们才知道,地震对这里的影响很大,真是山河变色,四周的山头滑坡的痕迹到处可见,路两边至今还有很多等待加固的危房,有的在废墟上只剩下一面墙体,甚至我看到一片废墟上面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门树立着,没有倒塌。因为这里的地质不稳定,就在前几天还有余震发生,隔三岔五地会从山上滚落下巨石。“由于近来多雨,泥石流也时有发生。”董师傅指着一栋歪倒的楼房说,“这就是几天前泥石流冲垮的。”这条从映秀到保护区的这条生命线,灾后由香港投资修建,计划到2010年竣工。车再往里面走,路上和路边横亘的巨石越来越多,估计,工程队还没有来得及清除,他们现在正着力清除挂在危崖上的石头。用推土机直接退掉,或者用和铁丝网主动和被动防御。在进去十公里左右,董师傅突然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巨石旁边,我看见这个巨石上刻着字,下去一看,在巨石平整的那一面刻着在地震中为了救援灾民牺牲的空军和武警战士名单。这次飞机飞机失事地点就是在这对面海拔3800米的大红崖,机上十几人全部遇难。怪不得,董师傅要把车停在这里,因为这里成了汶川地震的一次悲壮事件的纪念碑。
        再去里面,道路状况越来越差,路边树了很多“飞石路段”的警示牌。工程队在紧张施工,他们一边修路,一边还要承担指挥交通的任务。不时有车辆抛锚,道路很窄,往往会因此堵车,而且一堵就是半个多小时。到了这个路段,董师傅也紧张起来,一边开车,一边探头出去观察路边的状况,不再吭声了。
        从上午9点一直到中午快2点,花了5个多小时,我们才终于到了卧龙。一路颠簸太厉害,蓬头垢面下了车,眼睛看人都有了重影。
        我们找到了管理局,发现管理局的办公楼成了危楼,“中国卧龙大熊猫博物馆”也是大门紧闭。大部分人员已经撤离到都江堰办公。留下的部分工作人员至今也是住在香港援建的板房里面,办公也在板房里。卧龙保护区很独特。在汶川境内,可是不属于汶川管理。它却下辖卧龙镇、耿达乡,汶川卧龙特别行政区与卧龙保护区管理局(简称管理局)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合署办公”。
        经过联系,我们找到了管理局的杨局长,杨局长看了科考队带来的四川林业局的批文,对学生们的这次科考活动很支持。不过提出两个要求,要保证安全,要保护生态。而且安排同学们进驻大熊猫研究者的天堂——五一棚。所谓的五一棚,早在1978年就已经有部份中国科学家在卧龙的臭水沟区域对大熊猫进行研究。他们选定的宿营地与水源相距51步台阶,即在对宿营地的命名上,学者们也是遵循简单的原则,而将此地命名为“五一棚”。大批中外科学家来到这里,使此地成为一个小小的学术中心。在中国也许名气不大,可是在世界上那是大大的有名,就过来的亲王就有好几位。而且,据说每年能够来这里的人有个上限,不超过150人。看来我们这一次科考就占用了五一棚一年将近十分之一的名额,不容易。
 
        得到了管理局的批准。同学们很兴奋,找到了管理局推介的向导王有福,王师傅也是藏族人,今年60多岁了,他在研究中心工作已十几年。平时,王师傅多数时间呆在据中心约12公里的“五一棚”观测点。在那里,他主要观测圈养熊猫的野生驯化。他这次的任务就是把我们带上五一棚。王师傅冒雨把我们带到山脚下,看着我们头上的红色的安全帽,一定要我们去掉,他说,红色的帽子好招惹攻击性动物,相对飞石带来的危险那是得不偿失。没有办法,我们去掉安全帽,在皮条河边穿上了山袜,因为王师傅介绍,现在是这里的雨季,几乎这段时间天天烟雨蒙蒙,地下的蚂蝗因此特别多,还有一种叫草虱子的小虫子,也是吸血鬼。要提防。
        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有点自信。一直到在山脚下背起50多斤的装备,感觉也过得去,可是随着队伍一出发,我跑前跑后拍摄级几组镜头,蹦跶几下,竟然觉得气喘吁吁。等到穿过老乡的玉米地,爬了不到30分钟湿滑滑的土山路,我已经是汗如雨下,喘不过气来了。我连续叫停了队伍几次,可是这帮兔崽子经过了几个月的集训,体力充沛,不肯放慢脚步。我是叫天不应呀,抱着一棵树,一边喘息,一边后悔,要是我提前个把星期去健身房锻炼一下也好,要是我不为了嘴馋,背了2瓶白酒增加了分量……最后,好在DV组的同学有同情心,接过了我的摄像机。我才缓过劲来,跟上来队伍。吃一堑长一智,对于科考我是有点经验的,于是我要求走在队伍前面,这样让后面人适应我的节奏,不一会,我调整过来,终于也可以等等后进的队员了。
        爬了2个多小时,我们一直在密林中穿行,背包越来越沉。王师傅建议休息下,这个时候才得空看看眼前的景物。透过繁密树叶的空隙,我看见了远处的山真是雄伟壮丽,由于有雾,山头被雾气锁住,看不真切,我低头看看,脚下也生出了淡淡的雾气。有同学尖叫,这山真是高。向导说,这里的山海拔很高,我们现在已经接近2000米了,对面的山海拔又4000多米,那后面有境内最高峰-四姑娘山,高达6250米,为四川省第二高峰。我们现在的海拔适合拐棍竹的生长,到了海拔3000多米,那里林下有大面积的冷箭竹,约占全区竹类总面积的50%,局部地区还有大箭竹、华西箭竹。这些竹子都是熊猫的主食。这个时候拐棍竹下市,熊猫很可能爬上海拔3000米左右的地方觅食冷箭竹。
        到了五一棚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下来了。大家第一件事情不是烧饭,而是集中在一起,互相逮蚂蝗。这是很肉麻的一种动物,听到脚步声,就会从地下竖起来,不停扭动着尖头,一般来说,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过去它来不及反应,等到后面队伍上来后,它已经做好准备了,沿着鞋帮爬上来吸血。由于我们穿这厚厚的山袜做防护,蚂蝗只能吸在鞋帮上,或者叮住山袜。我们每个人脚上都招惹了几个蚂蝗。对付这些家伙,大家都有经验,就是火攻!用打火机对着蚂蝗烧,一直烧到它掉下逃生,然后在蚂蝗背上打上烟灰,它就基本挂掉了。
        到了这么有名的地方,我却出现问题了,又是头疼,食欲不振,还拉起来肚子。王师傅看看我下论断:有点高原反应。
        本来想好好睡觉,弥补下透支的体力,没想到好可怜呀!分配的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间,睡了9个人。4张床每张睡2个人,还睡不下,我因为光顾拉肚子了,霸占床位的速度有点迟,好床位被队员捷足先登,没有办法,只能和其他二位倒霉的同学一起,三个人挤一张床。床不够宽,队长李煌过来出主意,要我们横着睡,这样一来又出来一个矛盾,我们身高比床的宽度长,李煌又出点子了,搬来了三张椅子,给我们垫腿。本来就体力透支了,同学们背上来的只有面条,大米,土豆,几个白菜。晚餐一碗面条,一袋榨菜就给我们打发掉了。一丝荤腥没有。
        又为了拉肚子,我睡觉的时候才发现,床的两边又给人霸占了,他们两不愿意睡中间,所以在中间给我留了个空,我叹了口气,在登山包里面拖出湿漉漉的防潮垫铺在留给我的空挡,拿出睡袋,发现也是湿乎乎的,咬咬牙,钻了进去。五一棚的夜晚很冷,只有十度左右,我以为累了一天,倒头就会睡过着,没有想到,左右这两个邻居一个不停磨牙,一个不停梦话,口里嘟嘟朗朗,我竖耳一听,这老兄连梦话句句不离熊猫……我可真叫命苦。一翻身就碰到胳膊大腿,而别人的胳膊大腿总是不对我留情。我被压着简直要发疯了。这辈子哪里吃过这个苦。有个熬夜做计划的同学睡觉前过来慰问我,给我带来了山下背上来的花生,要我补充下能量,我伸手过去在袋子里面摸花生,不曾想却摸到一个肉呼呼的玩意,那玩意爬上我的手指,我借着头灯的光一看,大叫一声,蚂蝗,一甩手指,蚂蝗没有了。我们这一闹腾,所有队员几乎同时惊醒,咕隆隆滚下来,全部精神起来,趴在床上找那只该死的蚂蝗,一边喋喋不休地埋怨起那位好心的同学。
 
        第二天,我快挺不住了。吃不好,睡不熟。一大早还要这些人爬山涉水寻找大熊猫,我有工作呀,台里面交给的任务,还得负责记录拍摄科考队的行踪。望眼欲穿,也不见说好尽快接替我的记者老吴上山救驾。这些队员倒是出奇的兴奋,在饮水坑,一趟下来,几个小时,采集了大量的标本。有植物的,有矿石的,而且,连熊猫的粪便也给当成宝贝被当成宝贝带回来研究。这一天,队员们还有个意外的发现,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只金丝猴的尸体,尸体已经腐败,看来死去已经有几天。队长李煌捂着鼻子跑到边上研究了死因,采集了毛发作为标本。他发现,这是一只母猴,后腿被卡在竹子里面不能活动,估计是年老体衰,连病带饿送命的。大家一商量,这可是重要发现,必须通知管理局,可是电话不通,怎么办?一合计,明天一早就派人下山。
        晚上,几个带着头灯的脑袋凑到一起,商量明天的行程,商讨今天的成果,我呢,病怏怏的,腿都发软了,不停上厕所,不停祈祷,明天快快恢复,老吴快来接替我。王师傅过来,看着我的床位,有点于心不忍了,发起慈悲。开恩把我搬到了他的隔壁单间。
这一晚开始,在山上终于有了安神觉。可是早晨起来,我还是有点反应,王师傅看到了,回去给我取来一袋头疼粉,他说,今天要跑去简棚子,那里曾经同时发现过四只大熊猫。不过那里海拔有3200米高,空气更加稀薄,你这样子,上去很危险。我感觉一袋头疼粉下去后身体状况有些好转,便坚决要求随队上山,不然,要是大家碰到了大熊猫,我会后悔一辈子,也无法回台交代。
        海拔3000多的地方和平时看到的大不一样,植被外貌由翠绿色变成暗绿色,竹子变矮了,可是树木变的高了,尤其是冷杉,一颗颗拔地而起。几人抱的树木随处可见。这样保护完好的原始森林大家都是头一次看见。尤其在山顶的时候,恰好天气好转起来,我们看见了卧龙最著名的主峰四姑娘山及大姑娘山、二姑娘山、三姑娘山如巨大的金字塔形,巍然屹立于保护区的西北边缘。隐隐约约可见山头的积雪,匕首一样直刺蓝天,蔚为壮观。我拍摄了很多镜头,也许是王师傅头疼粉有神效,也可能是美景令我振奋起来,体力竟然又恢复许多,能一点不落队和同学们一起找到了熊猫洞,找到很多熊猫活动的痕迹,可惜就是没有见到大熊猫。王师傅说,你不用遗憾,在前年,美国有个研究大熊猫的专家过来住了将近一年,每天清晨就去搜寻大熊猫的踪迹,一直到离开那天,还是没有见到大熊猫。甚至连BBC拍摄《魅力中国》,里面的大熊猫也是从熊猫管理局租借来圈养的熊猫,放在野外摆拍的……王师傅说完,把我们带到那个老美设置的熊猫陷阱边上。他接着说,这个老美是个女的,每个星期就会买只羊,用羊肉吸引大熊猫,有次,一只大熊猫进了陷阱,可惜陷阱质量不好,等到来人,熊猫毁坏了木质的陷阱,跑了,据说,她后悔了一个月,临走的时候红着眼睛,丢下一句话,“我还回回来的!”。她逮熊猫的目的是为了给熊猫带上项圈,供研究定位。
 
        几天的上山成果也不错。同学们采集了大量标本,我呢,也拍摄了很多素材。就在大家商量下一步行动的时候,管理局来人了。下山的同学汇报了死金丝猴的事情,他们很重视,立即就赶上山来,希望尽快处理好尸体,找出金丝猴的死亡原因。
        最让我兴奋的是,我的救星老吴也随管理局上来了,我一激动,拉着老吴,真又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千言万语要说。可是没想到老吴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睡哪里”我带他到王师傅给我调换的单人间,他一下就昏睡过去了,无论如何摇都不再醒来。
        管理局的同志找到我,说,听说了你的情况,我带来了补品。原来,经过他们介绍,我才明白,这里海拔高,饮用的是雪山水,乍喝这个水的人必须要吃荤,我就是没有进荤,所以才闹起来肚子。一边吃他们带来的牦牛肉,一边和他们交流,原来,他们请客是有原因的,希望我可以不要报道死金丝猴的事情。害得我吃下去的牦牛肉骨鲠在肚里。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第二天,管理局的杨处长要处理了金丝猴的尸体,他给同学们下了禁令,不允许拍照和拍摄。为了防止传染病,金丝猴尸体被深埋处理。金丝猴的死因也和李煌推断的差不多。处理了金丝猴尸体,杨处长问,谁碰过这只金丝猴?队长李煌解释了半天,声明自己学过处理动物尸体,他取金丝猴尸体用了一次性的手套。可还是同学们将信将疑,好几天晚上睡觉时,他边上都没有人靠近。杨处长下山前建议,同学们在五一棚的科考要快点结束,因为这么多人长期在这个熊猫活动的核心区,会影响熊猫的活动。队长李煌和几个同学一商量,这边的科考也基本完成,于是决定,当天下午和管理处同志一起下山。
        下山后,我算了一下,来这里前后已经五天了。和台里面有承诺,老吴来接替我后,我立即要赶回。在卧龙的最后一晚,很巧,在管理局听说这里今天上来一位美国留学的博士刘伟,刘伟是合肥人。研究熊猫很多年,在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就读,曾经在国内外发表过很多很有影响的熊猫研究文章,是个熊猫研究的后起之秀。他乡遇老乡,这个机会不能放过,我们找到管理局的杨处长,请他务必给我们安排和合肥老乡刘博士见个面。杨处长很够处,立即给我们的意思转达过去,杨博士听说家乡来了支科考队,二话没有说,很爽快地答应晚上抽空会见大家。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见面这位风度翩翩的年轻博士就问了我们一个问题,熊猫的尾巴是什么颜色?我想都没有想就回答是黑色,不少同学赞同我观点,我正洋洋得意呢,刘博士却说,错,是白色。接着然后他开始给同学们建议,他建议同学们能不能以普及熊猫知识为主,在学校举办个成果展览。我想,也许刘博士开头问熊猫尾巴这样的问题,不过是在提醒我们,其实我们并不是真正了解熊猫的。
        这次会面没有一会就成了学术报告课。刘博士侃侃而谈。在谈到地震对熊猫的影响,刘博士认为,熊猫是种古老的生物,被誉为活化石,经历过无数次地震等大自然带来的灾难,都存活下来。所以这次的地震虽然对这里的地貌,生态环境带来影响,可是对熊猫的影响不会很大,相反,倒是我们人类对熊猫的影响不可低估。比如,也许我们对大熊猫进行圈养,对大熊猫进行这样那样的保护,人为干预,也许以后会发现其中有很多措施是错误的。
        由于熊猫过于敏感,过于政治化,著名的熊猫外交由来已久,加上野外熊猫数量稀少,难以研究,所以科学界至今不能给予很客观地研究。而且,我们媒体对于大熊猫的报道也有很多失实的地方,比如我们过分渲染了竹子开花的后果,大熊猫性冷淡。。。。。。。可是,竹子开花已经又百万年了,性冷淡也只有被我们圈养的大熊猫才会患上,野外的大熊猫发情期很准时;也许,竹子开花后大熊猫下山,只不过是要更改自己的生活地点,是我们人类阻挡了它们而已……最后刘博士又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大熊猫和卧龙的居民在地震的时候该先救哪个?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回答,大熊猫。刘博士笑了,接着问,那大熊猫和台湾相比哪个更加重要呢?我们这下沉默了。
        我想:其实,刘伟博士想告诉我们的是,大熊猫是一种动物,无论是熊科也好,熊猫科也好。它是一种可爱而且又生命力强大,却表现的大智若愚的动物。它经历了生存条件极其严酷的冰川时代,它之所以没有和恐龙和很多貌似强大的肉食动物一道灰飞湮灭,是因为它了解了自己,适时改变了自己。它核算了肉食和素食的成本,然后改吃了遍地都是,可是营养含量很低的竹子。在自然面前,适者生存。看来,了解自己是件生死攸关的大事。也许,我们对要做的,就是找到自然的规律,顺从而已。大熊猫仅仅是很多珍稀动物中的一种,可是我们真的真正了解大熊猫了吗?
        结束了这节课,已经12点多钟,急坏了等着关门的管理局同志们。至此,同学们的科考也完成了大部,剩下的事情,他们会去调查地震对卧龙老百姓的影响,当地退耕还竹的成果,以及还有滑坡地带的地质特点。而我要打道回府。
        在夜里,我被挤地铺上醒了,在狭小的移动板房里面失眠了。虽然这次吃了很大苦头,心里却生出了依恋。很有点舍不得这里巍峨的四姑娘山,舍不得五一棚门口那颗参天的椴树,一边闻着自己身上从山林带出来的草香,一边走出去,抬头看着四周蜜蓝色的天空,梦幻一般的透明的月光,静默无语的红枫林。我想着刘博士刚刚的议论,想起我最近和山林的亲密接触……我竟然有了点诗兴,于是借着月光记下了我对大自然刹那的一点体悟。
 
今夜 这是远方纯粹的夜
这里只有野草
没有蔬菜和粮食
只有无边无际的山
野果为自己成熟
 
未来会和今夜腐烂成土 
——重开的只能是明日的花
 
从没有做过一根草的主人
冷杉和红枫只为自己成长
 
天空永远浩瀚无垠
我们的渺小就是他的伟岸
 
今夜 我最接近自己
接近我们的祖先
他们驯服这植物和动物
然后 赤足走出 留下记忆在我深处
却独独忘记留下自己
 
        回去很顺利,管理局恰好也要到都江堰办事,我搭了个便车。车花了5个多小时颠簸到都江堰的时候,驾驶员嘘了口气,道,后面好走了,到都江堰去换轮胎。
        回来后我去称了下体重,十天减去了6斤多。老吴4天后也回来了。后面队员们在山下也没有闲着,他们在我走后的这些天调查了退耕还竹的成果,也对附近居民进行了大量的人文调查,采集了很多的动植物标本。回去后,他们依然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整理好科考成果后,他们还准备在科大校园办一个针对大熊猫的科普和科考成果展览。
        到雅安的那组科考队也颇有成果。根据疏散方案,卧龙先后向四川雅安碧峰峡大熊猫基地转移61只熊猫,碧峰峡大熊猫基地可谓熊丁兴旺。科考队队员在那里为大熊猫做“饭”,帮助打扫大熊猫笼舍,为熊猫做义工,收集熊猫的科研数据,和大熊猫着实亲密接触了一回。
        我和老吴回来后熬了几个夜,终于赶出来科考的节目。节目播出后,反映很不错。
        老吴曾经在山上恶狠狠地说:“以后绝对不参加什么科考了,太累!”没有想到,回来没有几天,就和我商量:“老汪,不知道科大科考队明年要去哪里科考,我们两个老家伙要提前做准备下……”

 

【2017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生科考协会暑期藏东南三下乡社会实践暨远洋实践计划】

倒计时第八天: 在这次远洋实践活动中。我们将给西藏地区的孩子们带来一批精美的小礼物——叶脉书签,今天我们的队员们就在着手准备着叶脉书签。届时我们不仅将...

写给白际的你

  当今夜的第一滴雨落下时,我便知道白际的三天是我今生都无法结束的旅程。 那些散不干净的浓浓雾气里青苍色带着淡淡枯黄的竹子,还有夜晚的细雨寒风里...

徐江军分享会圆满闭幕

五月八日晚上九点时分,在东区图书馆四楼报告厅里,在一阵热烈的掌声,环球人力旅行者徐江军结束了他本次在科大的分享会。 分享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有许多...

新闻稿 2015清明节白际拉练圆满结束~

2015年科考协会白际拉练圆满结束 “无花无酒过清明,一步一印白际行”是此次清明节拉练的宣传口号。在纷纷雨飞的三天清明中,在郁郁葱葱的白际山岭中,32名科考...

【招新】科考协会2015春季招新正式启动!!

想练就一身完美身材? 想邂逅无数帅哥靓女? 想收获一辈子的兄弟情义? 想投身户外运动,探索魅力自然? 那么,科考协会,是你的不二选择!!! 这个春天,...

霄坑拉练报名啦

霄坑大峡谷,华东地区最大也是最原始的峡谷。山高谷深,木秀水清。不管是龙池飞瀑的壮观,陈坑竹海的恢宏,还是老虎洞的神秘,月亮湾的风情,相信都能让你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