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练之花岩山

   自从被选为花岩山拉练的一员,我就一直担心会错过周日晚上实验室的组会。但我还是选择了科
考,即使被老师数落也无所谓。事后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次拉练充满惊险,高潮迭起,如果
错过了,我想我一定会后悔的。
   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启程了。我和光宇坐一起,我们很聊得来。热呼呼的馒头平常肯定不是我的
早餐首选,但今天在车上却觉得嚼馒头格外的甜。当黄师傅的车抵达花岩小学时,大家都还精力充沛。
可是,还没开始行军,就出情况了:压饼、卤蛋、香肠和挂面统统不见了!从西活出发时,是我和光宇
把三箱食品和挂面装上行李箱的。当时因为行李箱已经很挤了,我们就把箱子压在了登山包的上面。
我和光宇很肯定的告诉领队:食品是装上了车的。经过一番讨论,领队们终于得出结论:食品和若干
装备(包括若干地席和一把砍刀)在车子的一次大的颠簸中一齐跌落了。没有了这些食品,第二天的
午餐就成问题了。还好附近有一家小卖部,小雄购买了足量的饼干和蛋糕——小卖部都被买空了——
干粮问题解决了,我们算是渡过了第一个难关。
   据龙井河的一个贴子说,拉练队伍在龙井河曾迷路过一次;当时我看到一个词“后队变前队”,我不
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经过这次拉练,我想我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我们“后队变前队”了总共三次!营地在山
林的深处,天哥一时想不起来也情有可原。当我们从栗子林里手脚并用的下来时,溪边正洗衣服的几个大妈表
示出很大的疑惑。我听得不清,大意是“你们怎么会从那边下来呢,明明有好走的路的啊!”
   我们上了正道,一路上山。山势忽而陡峭、忽而平缓,急匆匆得下去十米,又得往上爬二十米;就
这样,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我的腿渐渐像灌了铅,迈出每一步都得花相当的力气。十二点的时候,老天忽然变
了脸。只见狂风大作,飞叶漫天。行至一处,一枚树叶忽的从浓雾中飞将而出,贴着光宇的脖子划了过去,如
武林高手使出的夺命暗器一般。谁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天气里多待哪怕一分钟,大家齐刷刷加快了行军的步伐。
   下午一点左右,在一片欢呼声中,我们终于抵达了营地。乘着雨势还小,我们撑起了帐篷,生起了
灶火。下午四点,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站在水池旁,看着几个老会员洗菜、切菜。他们动作娴熟、手脚
麻利(可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惭愧……)。我又冷又饿,都记不得开饭的时间了,只记得小雄的手艺不错。
偶尔从大杂烩里挑出一块肉,那感觉像是拣着了一块美味的大排。
   该死的雨,直到九点还没有打住的意思。在大家的努力下,篝火还是生起来了——多么温暖的火啊!
我在灶台烧开水,虽然只听着大家的笑声,但我和大家一样的开心。姜汤下肚,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其他人陆
陆续续地进帐休息去了。而晓明、光宇和我是第一组守夜的。我们起先并排坐在防潮垫上。雨水打湿了我的裤
管,鞋袜也湿了一大半,听着雨点打在伞上扑扑的声音,一阵悲苦、凄凉顿时涌上心头。我从口袋里抓出一把
vc糖分给坐着的几个队员。酸酸甜甜的糖果一下子就把心情平复了。
   入夜,帐篷一个一个暗了下来。漆黑、冰冷的夜里,只有灶台的小火堆还施放着一簇光亮。窝窝头
副领和晓明组长一铲一铲的把远处平地上的炭火转移到灶台边。光和热是这样的微弱,我都不觉得这火有被点
燃的希望。可就在这时,窝窝头拿出了白蜡烛,组长拿来了小砧板;他们一个点火、一个扇风;终于,火又生
起来了!副领全身都湿透了,我们仨的裤子也全部遭了殃。我们围着火堆团团坐定。水蒸气升腾起来,裤子也
渐渐干了,我们这才稍稍好受一些。在这饥寒交迫的时候,即使冷馒头也很让人欣慰,更别说光宇拿出的牛板
胫和烤肠了。我们着实腐败了一把。肚子得到体恤,心情也渐渐舒畅了。到十一点的时候,雨终于停了。雨幕
拉开了,我看到远处的一点白光清晰。那是老乡家的灯火。可是不一会儿,那白光也消失了。我低头用手电照
了照表——11:15——这时候,这个漆黑的世界就只剩了我们四个了。
   十二点整, 雨又开始下了,也是交接班的时候了。看着二队的队员瑟缩着从帐篷里爬出来,我这才
觉得我们几个是多么的幸福:我们可以一觉睡到天亮,不会在睡梦中被守夜的叫醒。守夜的弟兄们,辛苦你们
了!我匆匆的爬进帐篷,发现睡袋很薄,帐篷也有点进水,但我实在是太疲倦了,一躺下就睡着了。
   凌晨,我摸索出小手电,就着惨白的灯光,我看到指针落在4:30的位置。帐篷外传来一阵轻微的
谈话声,大概是最后一次交接班了吧,我想;雨点打在外帐上的声音依稀可辨——这该死的雨,一点都没有要
停的意思!睡袋也有些湿了,我侧了个身,蜷缩了一下身子,又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了。拉开外帐,穿上冰冷冰冷的鞋袜,我瑟缩着来到篝火旁。早已有
一群人围着了。只见小雄坐在石块上,脚上只穿着拖鞋,我顿生敬畏之情——做领队不容易啊!光宇也起来
了,端着饭盒,脸色苍白,一副憔悴的样子。小雄一掀开锅盖,虾米的淡淡的香味就漂在空气中了。按照协
会“女士优先”的传统,我们一群男生只能端着饭盒,在一旁干等(这像极了在“川人川”只能看不能吃的尴尬
境地)!这里要大赞小雄的手艺,“香菇虾米紫菜粥”热腾腾、香喷喷,没有什么比在这样阴冷的早晨吃到这
样的美味更幸福的事了!
   九点一刻,登山小组出发。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加上雨止了、雾也散了,大家的步伐轻快了许多。
在山林中穿梭,最开心的莫过于看到透过树叶射进来的一屡屡阳光了。花岩山的面目也第一次真正的显露出
来。秋天的山,红一块、绿一块,浓墨重彩。上次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色还是在甲居藏寨。
   下午两点,我们已经在车上打盹了。看着一张张疲倦的脸,回想着这两天大家经历的风雨困苦,我
意识到这次拉练是多么的弥足珍贵。感谢三位领队的辛劳和奉献,感谢在雨夜升起篝火的晓明组长,感谢开拓
的葡萄干和静淑的蜜枣,感谢光宇的默契和帮助……

P.S. 人多图个热闹这没有错,但“功劳汤”这种泯灭人性的东西真是糟粕;领队们、组长们吃的苦比别人多
还不够吗,还非得遭这样的罪!而且,用Google搜一下 “功劳汤”,唯一相关的页面居然是“庐江拉练领队总
结”——这说明,“功劳汤”不是中国的文化传统,是科考协会自创的!

青弋江干事拉练财务副领总结

作为一个新人,第二次拉练就当副领也是蛮拼的,当初主领找上我的时候也是犹豫了很久,一开始还以为是弄错了呢,后来找我谈了谈,说是锻炼新人什么的,我想也...

久违的花岩山拉练顺利归来

2014年11月22-23日,事隔三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生科学考察探险协会组织赴安徽省六安市卢镇张冲村花岩山进行了两天的野外考察与生存拉练。花岩山拉练队伍...

花岩山领队总结

花岩山领队总结        终于把流水账憋出来了,大家将就着看吧~~         ps: 花岩山对...

花岩山装备副领总结

时间:2011.10.28-2011.10.29 地点:花岩山 天气:两天小雨 人数:队员30名,领队3名。女生6人,男生27人 (嘿嘿嘿,师姐我拷贝你滴) 一、装备清单: &...

花岩山财务总结

 时间:2011.10.28-2011.10.29 地点:花岩山 天气:两天小雨 人数:队员30名,领队3名。女生6人,男生27人 食品清单:       ...

花岩山归来

       这次拉练天公不作美,从早上开始就淅沥沥下个不停,预感我们要倒霉了。大巴车把我们从合肥送到六安舒城县,在车上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