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在四川丘陵腹地的小山沟里。几户人家,在由一座座小山围成的小山凹里生活着。静时,空林鸟语;偶尔有风吹过,竹叶相互摩擦,发出哗哗的声响。几声小孩子快乐的叫喊,偶尔的一两声狗吠,是那个小山沟里不变的意象。

然而,我又是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生命的前二十年都在大学的校园里度过。在校园里,有的是四年一个的轮回,父母的学生每年在变,但那些年轻人走过的路,永远都不会变。在校园里,不需要方向感,因为它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可是,似乎命中注定,我一定是个渴望漂泊、享受漂泊的人。我的名字里有个世界,我的名字里有一只传说中最大的鸟。看来,父母是希望我行万里路的。

怀着将来“看世界”的梦想,我来到合肥,来到科大。

我与科考协会的邂逅,偶然而又相见恨晚。大四的那个秋天,社团招新的日子,我为芳草寻找“嫩草”。在我的对面,科考在招募新人。然而,芳草和科考本来是对门招新的对手,我却被对手拉入了伙。

其实,现在觉得,芳草和科考是大学里最值得加入的社团。在芳草里,洋溢的是对他人无私的爱;而在科考,所有人都满怀着拥抱自然的渴望。把我们的爱无保留的赋予人与自然,生命的意义恐怕就在于此吧。

从初练大蜀山,到秋游牯牛降,接着是春游霍山,我和科考有了一次次的亲密接触。慢慢的,对这个社团生出好感,以至于爱。走过的山和水是美而印象深刻的。至今萦绕脑海中的是牯牛降翠绿的山林,仍旧能隐约感到的是双河口清冽凉爽的流水,一直让脚底隐隐作痛的是霍山上绵延的碎石累累的古城墙。很多简简单单的东西,城市里并不多见,只有走在大自然里,才能体会到它们的美。并不只有路边野花上的蝴蝶,或者空中飘过的鸟语,自由的空气也让人感到愉悦。不会在乎坐在地上会弄脏衣服,也不会在乎大声呼喊会引来旁人的侧目。因为这里是大自然,大自然是自由的!

肩上背着背包,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似乎看到了父亲小时候每天翻过山头去镇上上学的情景。四十年前,每个早晨,父亲天都要在家和学校间的山路上走上几个小时。读书,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改变命运的唯一手段。那段山路见证了一个家庭命运的变化,并不惊天动地,但是对一些人意义重大。我对父亲心存感激,对那段山路也心存感激。

走在一起的科考人,总是可爱的。我不会忘记在牯牛降帮我拎了一路漏水的水壶的张文娟,不会忘记和一起聊了一路的金斌还有小熊,不会忘记在大家滴水不剩时夏远明变魔术般拿出的那个柚子,也不会忘记彪哥走在队伍最前面为大家开路砍竹子的彪悍身影。信任和鼓励是不变的旋律,即使我们错过了路口,即使我们筋疲力尽。因为在路上,我们是兄弟姐妹;因为在路上,有伙伴才不会孤独。

世间有着诸多细微的美好,让人眷恋。什么时候没有猜疑、没有嫉恨?可能在科考的队员身边,我们能寻找到这样的感觉。

我是个科考新人,但也是个快要离开的新人。但我希望我在科考的美好回忆能伴我一生,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加入我们,体会大自然带来的快乐。

但愿多年以后,我能和我的孩子们说,你们的爸爸走过很多地方的路,认识过很多可爱的同路人;我们的心,依然在路上。

然后我会唱给他们听:

我走过了很多地方,
路过许多城市和村庄,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
就象他们看我一样。
我的行囊已经破旧,
我的路程还很漫长,
我走得并不匆忙,
我要弄清我的方向。

一路走来

     不知不觉地,离暑期活动结束已有四天多了,总想写点感想可总也写不下去,正好此时在火车上,有感而发!       记忆仿佛...

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巴丹吉林

用不长的时间,经历了一场不长的旅行,而今细细回想,却仿佛人生一段精剪过的绚丽青春。这段画面里,有十七个精干的身影,十七张个性鲜明的面孔,还有成片成...

Mount Whitney登顶

  作为“科考北加分舵”的一员是不是应该来这里也报到一下?hoho,北加州筒子们的组织啊~ 照片拍于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Whitney峰。

千坪初练片段

    习惯了一个人在自然中独处。也有好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活动了。因缘际会,感谢小佶芩,促成了我的这次初练。     学校里真好,大...

因为奔跑,所以精彩——记上海马拉松

    虽然上海马拉松结束一段时间了,现在考试也考完了,有点时间,我感觉必须写点什么,来纪念我的第一次参加马拉松。依然记得马拉松报名的那一时...

【行影集】可可西里动物选集

  07年7月骑车穿越可可西里,历时9天,直到今天才得空系统的整理照片,看着那些 可爱的动物们,心中又生怜爱,特作此选集,献给奋斗在可可西里的英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