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要做电子杂志,在汤娃不断催促下,我也提起好久不动的“笔录”欲望,且当给去白际的人做个念想吧。

一、选择年轻
      追溯至卧龙回来,渐渐萌生归隐之心,毕竟科考、实验、助教、再加上研会的四重压力折腾得我死去活来,毕竟不再年轻,无法再像卧龙授旗仪式前那样连续通宵,更无法像本科时那样废寝忘食地纠众dota。每次见到老夏,都被犀利地冠以“精神萎靡”的称号。红果果地批判自己,那是:I can’t stand this staff! 但象牙塔里朝气蓬勃的欢乐岂能随便放弃,好友的诱惑更是无法拒绝,也许是追求自然的人血里流淌着的躁动的心和年轻的向往,也许是90后新生势力的潜移默化,也许是僵硬的骨头需要活动活动,于是,我回来了。 
      厦马没去成,心里好是愤愤,于是坚决报了扬马,集训,讲座,不亦乐乎。再三催促下,白际探点也与年初顺利完成,于是新的诱惑来了。本着毕业前把协会所有拉练基地走遍的打算,冲动地跟晓辉报了白际拉练。接下来是两周魔鬼训练:357白际拉练集训、246扬马集训,兼职345下午晚上的实验助教,还时不时搞个研代会的啰里吧嗦,在3月份20多个会议之后,在跑坏3双袜子之后、在贴过十几个骨痛贴之后,白际,我来了。

二、意外腐败 
      因为是背自己的包,所以没参与方法装备的过程,挺可惜的,后来发现不少队员不爱惜包,带子挂的到处都是,左歪右扭的,松松垮垮的,应有尽有,调侃地说,我们这些户外的门外汉哪!! 
      可能是切身体会的关系,当初我们用卧龙的赞助购买了15个新包,还有一大堆睡袋、帐篷时,心里那个激动O(∩_∩)O哈!摸着它们都不敢用了,恨不得晚上抱着睡,额,说过了。 
      装包准备不需多提,在电话调整了实验时间后,周五晚上正式开始了临行前的准备。老规矩:一包马可波罗、两包烤肠,洗两个苹果、一包牛奶,足矣!但这次我却意外腐败了,跑到天津烧烤老蔡那买了50串蔬菜,本来是准备第一晚犒劳守夜队员的,谁知后来引发诸多风波。

三、人物 
      每次拉练,不管认识不认识,出去了,都会成为好朋友,至少对我是这样。即使回来后在校园里见面,热情地打完招呼后心里会嘀咕:这位叫什么名字来着?下面讲讲印象深刻的几位吧。

孙騄轩:我们组的组长,谦逊善良的大二小师弟,老实说,见到你时还以为您老人家是研究生呢。灿烂的笑容永远挂在脸上,不由得感染跟你的夹角不超过180度的人!虽说参加拉练不多,但进步之快令人瞠目,对协会的热情溢于言表。分完公共装备,主动挑起了最重的负担:大锅。一路上飘下爽朗的歌声,更创造性地发明了我们有锅一族特有的庆祝方式:干锅!如今,小轩趁热打铁,担当起了鹞落坪的科考副领,展示你将才的机会来了,加油,老乡!

王月:队医。恬静与活泼均不失,谦逊兼才气齐相备。自告奋勇地担起了大厨的接班人,虽然对野外难以控制的火候不胜熟悉,但厨神大赛的底子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毕竟是科班出生的啊,果然非同凡响。不过,第一天晚上的土豆实在是太咸了,即便是加了4次水以后还是咸的可以哈,结局就是烧土豆直接变成了炖土豆。。。

冯浩:三五七时认识的帅气、激动的小伙,和谐的双眸背后透着一股诡异。手把手的地教我三国杀,虽然我最后也还是菜鸟一只,虽然其实我本来就知道怎么出哈,但是,who cares!本来就是娱乐嘛。

和喆:别看外表憨厚,其实是个挺有心的小伙子,不错。去年暑假带出来的领队,也是协会未来的中坚力量哈。我有点诧异和后悔去年没有带你去卧龙了。当然,小伙子调皮起来也是挡不住,第一晚守夜时为了烤馒头把大量油浪费到灶台后面了。即将出发鹞落坪了,遥祝。

吴昱昆:直到动员会看到你的学号,才发现我们两年来一直同班?!~–研究生果然好失败–反观这次科考却是不错的偶遇了。既然是研究生,自然有研究生的范:淡定、沉着、底蕴。举手投足间都告诉你:我是见过世面的…当了三天伙夫,尊称一声“火娃”是不为过的。

殷倩:传说中的高分子,落水情节及与昇哥的瓜葛自不必说。但我总感觉我们早就认识,或许是某次拉练,或许很早很早以前了,早到我们都未曾出生……

刘庚鑫:第二代水王的代表人物,搭上白际末班车的其中一个,在bbs上留下横竖撇捺无数。照相很有角度,看得出来是喜欢思考生活的人,我一直坚信这样的人以后会过的很潇洒。

夏远明:白际“向导”,低调的说,协会接下来的砥柱。自从去年牯牛降回来后,小夏脱胎换骨,变成老夏了。。。如今聚少离多,每次dota都不尽兴,可能我们都太忙吧。

徐胡昇:这个名字应该像拉练队员名单一样,写在最前面吧,除了一如既往地坚持自称“昇哥”,还在于昇哥可以作为许多故事的“引用文献”。奇怪作为武协负责人,何以招新时都没见到啊?奇怪作为和我一样老的骨头,何以还没献出“初练”?扬马集训时,看到一个很有武术规范的动作在带领大家做热身,我心里嘀咕,这个小伙子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不过有一点昇哥肯定很赞同,在被认为是“大三”学生的时候,我们都好高兴。

肖立鹏:作为“生物组的组长”,我们算是老相识了。肖哥的口头禅是:其实我不猥琐。更彰显科考第一人的功力和内涵。对所有熊猫竹子感到恶心、对劲酒敬而远之,这都是我的错。在破~~~了相后,肖哥又再度回复了甜蜜,过起了享受拉练的小资生活。哪一天看到他崴着两个女生在街上晃悠,我一定不会感到奇怪。

舒世鹏:舒兔子是霍山跳出洞的兔子。如今也狡兔三窟,不知所踪。只有每天的例行公事没变:挖坑、灌水、传照片。越来越低的镜头表明,你离大地更近了。

何涛:小核桃如今演变成“小”记者,即便他坚持不懈地要把那“小”字拿掉而未果,但小核桃还是很享受这“全国奔波”的紧张行程里难得的三天“悠闲”。虽然他很不客气地上传了一些不太雅观的照片哈,作为我曾经的“兵”,开开我的玩笑也是可以的。

汤敏:小汤娃是昇哥才叫的出来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传染了。一直担心她带队会不会暴走,但状态不佳和路线不熟把这段显性基因给隐藏了。动员会后听她沙哑的声音又觉心疼,然而脸一横,转身又恶搞起了她的玩笑。汤娃在协会,永远能带来无尽的笑声。

王博:印象中如果队伍中该有一个人来背辅绳,那么非boboci莫属。boboci就是那么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平时低调地很,在需要的时候,就可以从头跳到尾,再从尾跑到头。他就是协会传说的:老干事。喜欢思考的你如今应当不再纠结了吧。什么时候还能听到你再沙哑地彪出极像原版的“加州旅馆”?

王艳磊:磊子是个好娃子。认真、负责,但作为我带出来的“干将”,我就会更多要求一些,多一些大局观和随机应变的能力。相信再经过一段时间锻炼能成大器。

阮晓辉:晓辉也是好娃子。好娃子一般都不需要多说。不厌其烦和细腻是你的优点,学东西也比磊子快。有时候如果再增加一些胆魄就更优秀了,这点还需跟你室友学习。

四、拾金点点 

      在装备日新月异,路线逐渐简单化的大趋势下,拉练本身似乎已经不能引起我太多的共鸣,这也许就是不少老人淡出的原因吧。不论是千年红豆杉、还是新包新拉练基地,都难以激起我太多的冲动。偶尔跟大一大二的同学大声说笑,还依稀能找回年轻的感觉。科大学生普遍是简朴的,但年轻人大都是不安的,科考就把一群不安的人聚到了一起。一起吃,一起苦,一起拉练,一起看一代又一代的人来了又走了,伴随着协会一起成长。记得家稳兄看到新包,赞叹说:你们都已经鸟枪换炮了啊。我跟于志自豪地笑了笑,然后心里又一震,隐隐的担忧慢慢浮上来,科考未来该何去何从,我们都在探索,如昇哥所说:“我们都在路上”,只是如今山路大多铺上了柏油,钞票与政府都不得不感谢,我们的使命即将结束,未来的路还很长。 

      三天的拉练已经结束两个星期了,功劳汤的味道也似乎渐渐淡去了。 

      三天,你可以睡个懒觉;也可以打场比赛; 
      三天,你可以郊游踏青;也可以读本好书; 
      三天,你可以游戏聊天;也可以实验教学; 
      三天,你可以学会骑车,也可以听听音乐; 

      然而三天,你更可以参加拉练;因为
      在这里,你可以学会生火搭灶,也可以尝试挑战体能; 
      在这里,你可以和知心好友促膝长谈,也可以跟未名mm欢呼雀跃; 
      在这里,你绝不会空手白来,你可以像我一样,不仅留下美好的回忆,更可以在夜深人静之时,细数身边的种种意外,回味一幕幕鲜活的感动与讶异,还有一个个新鲜出炉的、或者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李煌

                                                                                                    2010年4月19日凌晨于合肥
 

科考协会白际拉练圆满结束

10月26日至27日,校学生科考协会组织了本学期第三次拉练活动——白际拉练。本次拉练旨在锻炼队员们吃苦耐劳,不畏艰险的精神和提升团队协作能力。由陈杰同学担...

十一白际2010

[Best_Wordpress_Gallery id=”16″ gal_title=”十一白际2010″]

迟到的总结

      十几天之前去了白际。       这是我今年入会以来参加的第四次拉练,已经或多或少失去了新人...

十一白际电子杂志2010下载

点击下载2010白际拉练电子杂志

白际杂记

第一天早晨我四点半就起床了,可是五点十分才从宿舍出发,到西活楼下时已经迟到不少时间了。我的时间主要是在去东活用开水器烧开水的时候耽误的(那里的那个...

白际装备副领总结

      自从大一加入科考协会以来,小可一直没有机会出去拉练。这次白际算是我的处女之旅,而且还出人意料地当了回处女装备副领。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