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的白际,水水的行军副领

白际作为鄙人的“初练”,还是不得不去的。但是过了一个堕落的寒假,深感自己已经老了,故只好机智的选择了行军副领。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毕竟我不是那么一个酱油的人,无奈队友太给力,只好默默领便当了。于是乎,鄙人就成为了那个水水拉练里最水的那一只副领。

作为行军副领,前期没啥事干(好像一直都没啥事干),所以光荣的被任命为跑堂小弟,每天帮财务副领送送签到表啊,水水三五七啊,一个月就那么过去了。

真正开始干活(咳咳,怎么说我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是拉练前两天,也就是2号。无奈队友都有课,只有我这只闲人可以陪大厨去购买食材。于是乎,99联系好壮丁——chenshuai,龙神(是的,ta是壮丁),再加上我和大厨chenchao师姐(最后师姐不能去白际也是蛮可惜的),屁颠屁颠的跑去采购。本以为采购是分分钟的事,后来才发现我错了。整个采购进行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搞定(期间在大米上产生了分歧,最后经过一番讨论,终于从2.49/斤变成了2.98/斤和2.89/斤,是的,你没看错,连米都有两种,白际之水可见一斑)。接下来就是出发前一晚睡协会了。本来说好的睡操场,居然因为某吴姓主领带头说操场太冷就改成睡协会了(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最后总共来了十个人左右,大家感受着楼主的恩泽,吃着夜宵,玩着UNO,浪到了两点才睡。三个小时后,开始整理装备蓄势待发,好在那会没怎么下雨,大部分队员还是准时到了(迟到的还是有的,俯卧撑也必须有的)。正式出发应该在六点十分左右,开车六个小时到达厦山村。白际拉练也算正式开始了。

12点到目的地,99分发装备,大伙得空吃了一顿午饭,12点20左右开始徒步上山。行军过程中天气还算可以,都只是毛毛细雨。鄙人作为行军副领在前面开路(从不打酱油),基本按照预定计划,三点半左右到严池,五点半左右到白际。第一天的行军任务基本按计划顺利完成,然后大家各司其职开始生火做饭(当时没怎么下雨),在chenxin师兄给力的装备支持下(固态燃料,鼓风机)很快就生起火,而鄙人带领节操等同志生篝火确没那么顺利(柴都是现捡的,下过雨都是湿的)好在有一位热心的老乡帮忙,成功的生起了篝火。八点左右开饭,饭后按照国际惯例主领唱一下黑脸,该批斗的批斗,该罚的罚,然后大家就在篝火旁玩猜数字。而机智的鄙人带领另一堆小伙帮在三人帐里玩起了UNO(这不是腐败,这是领队组用来破冰的策略!!)。由于清明封山十点篝火就灭了,UNO也玩到十一点不到就散了,然后领队组内部开了个小会,最后一点才睡。。

第二天领队组和炊事组五点起来生火做饭,六点所有人起来整理装备,七点半左右出发(heguangxu,yaogang因为第一天劈柴受伤留营)。虽然第一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但难不倒机智的白际战队,借助辅绳,趟了N次水,顺利穿越了白际大峡谷,大约下午三点左右上到大陆去油煎豆腐瀑布。五点左右大家回到营地,由于两位留营的小伙伴早早的生好了火,饭在七点左右就好了,主领总结后又开始玩猜数字。说到这个猜数字,我想问为什么鄙人没猜中却躺枪了,不过也有一起患难的好同志,这里我就不@谁了(祖逗逗,韩99)。

第三天还是一样领队组和炊事组五点起床生火做饭,七点半左右出发,12点半左右到古城门,一点左右上车出发。但是,由于堵车,最后尼玛八点半到合肥,也是醉了。

总的来说这次白际还是非常艰苦,秉承协会拉练的一贯作风,勤俭不腐败,一点也不水(我应给不会遭雷劈吧)。而鄙人加入ASE也一周年了(忽略之前的潜水),重回白际,虽说物是人非,但是科考大家庭那种弄弄的情谊一直都在。最后说一句,咱能不黑吗?

写给白际的你

  当今夜的第一滴雨落下时,我便知道白际的三天是我今生都无法结束的旅程。 那些散不干净的浓浓雾气里青苍色带着淡淡枯黄的竹子,还有夜晚的细雨寒风里...

白际大厨心得

看了大家这么多总结,自己也来写一个科考一年的拉练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但是这方面留下来的资料很少,也没怎么看到以前的大厨写过这方面的东西。科考作为我见...

【最水白际】白际战记

清明,白际。 又一次拉练。 最大的收获,依旧是,你们。 在科考的时间里,总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时间的变化。从龙井河初练时作为一个新人只跟着学长学姐们,...

山水白际行——记白际中的那些人和事

白际,是我第四次出去拉练了吧,但作为领队组的一员,这还是第一次。这个第一次让我有着不一样的感悟,本人文笔不好,只是说说心中之想而已。一开始主领找我...

“最水”白际装备副领总结

我是本次白际拉练的装备副领,也是第一次做副领,原来没有想到自己也能作为领队组的一员出现在这次拉练中,但由于答应wuyu来当他副手,他来带这次拉练也就把...

【最水白际】这世界依旧需要煽情的人

细说一个主领的热心、信心与责任心。 白际拉练,清明节,4月4日-4月6日。走过匆匆三日,仅留下清歌一曲,又或许,再次在众人生活中留下稍微浓墨重彩的一笔。...